英也喝得热泪盈眶…

 
  英和雄同时看了眼门外。
  老板向他们示意:继续往下谈,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。
  "我想去乌镇。"英下定了决心。
  雄问:"那我呢?"
  "对不起!"英摇摇头。
  "然后呢?"雄又问。
  英还是摇了摇头:"不知道,然后……几个月,伤心就会过去吧。"
  "那这几个月里呢?"雄几乎是喊起来。
  英哭了。
  雄于是不再盯着英,无力地瘫坐回椅子里:"好吧,哭一哭就好了。"
  英哭得更凶了。
  雄则机械地拿起酒杯,将一大杯辛辣刺激的二锅头一干而尽,眼泪都呛出来了。
  英也喝得热泪盈眶……
  不知什么时候,两个人从店里出来,手牵着手,平和地在古老的胡同中半醉半醒地游走。
  英忽然醒了,站住,指着胡同口的路牌,没有说话。
  雄已经迷糊了,顺着英指的方向仔细一看,路牌上写着"半步腰胡同"。
  当雄再转过来,英已经哭了。
  "不要哭,不要哭,不要哭,不要……哭……"雄重重地将身躯靠在墙上。
  英蹲在地上大哭起来。
  "不要哭,我没有事,真的没有事……"雄仍在那里嘟哝,却没有去扶英。
  英自顾自地哭着,直到没有了力气,这才扶着墙站起来,幽幽地说:"我不是为你哭……"
  他们仍然牵着手,走在长长的胡同里。
  走到深处,英站住了,说:"就到这里吧……"
  雄从大衣里面掏出一枝鲜花,递给了英。
  英看了看这枝花。
  "看,它还很好呢,一点都不冷。"雄说。
  "是啊,被你照顾得很好。"英点点头。
  "现在不用我照顾了!"雄大声说,一拳砸在墙上,鲜血顿时流出来,红红的,顺着指缝渗出来。
  英拿着花向一座院门走去。
  雄一把紧紧拉住英的手。
  英停下来,看着雄。
  雄看着英,慢慢地放开了手。
  "我真的要走了……"她说。
  雄点了点头。
  英向那个院门走去,把花放在胡同的墙边,对花说:"没有人照顾你,你很快就会死了……"
  等她转过身来,愣住了,胡同里没有雄,英独自一人站在没有人的胡同里。
  英在胡同里奔跑起来……
  雄重新回到刚才的早点店,坐在那里吃早饭。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ewshow.com/a/aomenyinhe5163beiyongwangzhi/2018/0516/5.html